本站由中国SOS儿童村协会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一切为了孩子——中国SOS儿童村专访

来源:   时间:

  《一切为了孩子》,探访sos儿童村教育之路,最新出版刊登在《中国社会组织》半月刊第19期“面对面”栏目。核心提示:家庭、学校、社会、机构“四位一体”环境要素的统一;情感教育达致的普通的人格教育的基本特征;应试教育和更擅长的素质教育的优势并举…… 全文如下:

   ​​​​

  一切为了孩子

  ——访中国SOS儿童村协会会长李进国和该协会孤儿抚养培养专委会主任委员孙萍

  秋意浓,又一批莘莘学子带着梦想迈入大学校门,开启一段勤学与修德的旅程。来自全国各地的SOS儿童村也传来特别多的惊喜,考入大专以上院校68人,是成果最丰的一年。

  SOS儿童村在中国已经运行了30余年,可许多社会公众却依然缺乏对儿童村抚育制度的了解。为什么SOS儿童村能培养出这么多成绩优秀、心智健康的孩子?SOS儿童村的抚育模式是什么样的?中国SOS儿童村协会做了哪些工作?围绕这些热点话题,本刊记者近日专访了中国SOS儿童村协会会长李进国,随后又书面采访了该协会孤儿抚养培养专委会主任委员、成都SOS儿童村教育科长孙萍。

  《中国社会组织》:李会长您好,听说今年SOS儿童村的孩子们高考成绩特别喜人,请您具体介绍一下情况。

  李进国:今年是SOS儿童村高考的“大年”,每个村都结出了硕果,假如再多32个孩子高考就真成了“百发百中”了。68人中,“一本”录取了11人,有好几个孩子为了能够尽快掌握立足社会的本领,在与妈妈和村里协商之后,自愿降档投报了更加实用的学校和专业。八月底所有的录取通知收到后,各儿童村和协会秘书处充满喜悦,晒录取通知的有,助学爱心人士到村里合影的有,秘书处也集体自费“嘬”了一顿,为远方的孩子们举杯庆贺。

  截至目前,中国SOS儿童村共收留抚养2843个孩子。有越来越多的孩子接受了高等教育,考入大专以上院校707人(其中本科以上251人),研究生40人,出国留学生16人。2013-2017年连续五年高考入学率百分百,中考成绩持续坚挺。

  各儿童村成才业绩骄人,涌现出一大批文明标兵、三好学生和突出人才。乌村孩子扎洛成为中国美术学院年度最佳人物,天津分别有一个高中生和一个初中生成为天津美德好青年、好少年,并有两名孩子获得京剧大奖,成都孩子夺国际青少年足球赛最佳球员,成都、开封、乌鲁木齐都有孩子夺得国际网球大赛青少年组冠军,并有男单男双“双料冠军”,拉萨村女生次仁旺姆在刚刚结束的新创意中学生作文大赛全国总决赛中荣获特等奖。陆续离村的孩子大都成为各行各业人才或骨干,有的已经走上了县级领导岗位。今年还有一位一本高考生投报了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专业,立志成为国粹传承人。

  更为可贵的是,儿童村大家庭培育了他们阳光、开朗,朝气蓬勃,待人友善,乐于助人,懂感恩、知分享、善合作、有技能等许许多多正能量的品质和性格,并且有越来越多的离村孩子成为公益慈善事业的参与者和传播者。

  《中国社会组织》:SOS儿童村这个称呼,公众时不时会在媒体报道中看到,但SOS儿童村的缘起和运行模式许多人并不清楚。请您介绍一下SOS儿童村的历史渊源和发展历程。

  李进国:国际SOS儿童村组织是一个在世界上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国际性民间慈善组织。20世纪中叶,二次世界大战给欧洲留下大量的孤儿,生活无着落,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孤儿的抚养、教育问题成为国际社会急需解决的一大难题。1949年,奥地利著名医学博士、奥地利科学院名誉院士赫尔曼•格迈纳尔(Hermann Gmeiner)在奥地利因姆斯特(IMST)邀请由在战争中失去丈夫的妇女抚育照料周边的战争孤儿,创立了全球第一个SOS儿童村,进而致力于让所有失去家庭关爱的孩子重新享有母爱和家庭温暖,并用“SOS”这个国际上通用的求救信号,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和帮助那些在灾难中幸存的孩子。SOS儿童村与其他所有儿童养育机构的不同点在于,妈妈与孩子们具有稳固、不间断、唯一的抚育庇护关系,她们没有自己的婚姻和家庭,SOS儿童村的家庭就是她们的家庭。迄今为止,全世界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建立了550多个SOS儿童村和1000多个附属机构,各国的SOS儿童村管理服务组织联合成立了国际SOS儿童村组织,并成为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咨商成员,实际上把所有SOS儿童村纳入了联合国的框架。

  三十多年前,SOS儿童村创始人和国际组织首任主席赫尔曼·格迈纳尔先生抓住中国改革开放机遇,带领他的团队来到中国,与民政部签订了合作建立SOS儿童村的协议。这是中国社会发展领域最早、最成功,同时也可以说数额最大的国际合作项目。

  中国SOS儿童村是中国政府和国际SOS儿童村组织合作的救助孤儿的福利机构,致力于为孤儿和类孤儿提供家庭式的助养,为孩子组建一个有着妈妈和兄弟姐妹的家庭,并由这些家庭组成儿童村社区,让所有孩子接受义务教育,同时鼓励孩子接受高等教育并获得职业技能。

  1984年11月,天津、烟台市政府和市民政局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完成了各项审批程序,1987年5月,民政部和国际SOS儿童村组织分别在天津和烟台组织了隆重的落成典礼。两个SOS儿童村的落成,在全国形成了很大影响,先后又有八个城市申请建立新的SOS儿童村。

  经过三十年的发展,目前建设有天津、烟台、成都、开封、齐齐哈尔、南昌、莆田、乌鲁木齐、拉萨、北京,共10所SOS儿童村,在中国国内逐渐形成了覆盖广泛、影响深远的孤儿救助保护新模式。

  三十年来,在国际SOS儿童村组织的无私支持下,在民政部、各地方政府和中国SOS儿童村协会的正确领导下,我国的十个SOS儿童村抚育培养业绩骄人,并有信心创造新的孤儿抚育培养经验,把国际的孤儿救助保护和助养理念与中国数千年抚育培养经验有机结合起来,让SOS儿童村在国内的儿童公益慈善领域持续发挥新的示范辐射引领作用。

  《中国社会组织》:回归家庭是最大的儿童福利,机构养育是临时性、过渡性的,孩子最终还是要回归家庭。SOS儿童村恰恰就是家庭与机构相结合的方式抚养孤儿。请您介绍一下,儿童村中的妈妈们具体是做什么的,起到了什么作用?

  李进国:以家庭形式抚养孤儿,是SOS儿童村独具的特色,也是SOS儿童村组织的创举。在儿童村中每个家都有一个妈妈,不是“模拟家庭”,是真正的家庭,不是“轮值妈妈”,是唯一的非血亲妈妈,她既要照料七八个孩子的生活,还要承担起教育的责任。妈妈们用不悔的青春和无私的爱,使一个个孤儿享受到母爱和家的温暖。

  SOS儿童村的理念就是一切为了孩子。孤儿是最易受到伤害的群体,需要有一个长期的、稳固不变的亲情氛围,这样更有利于孩子在家庭环境中成长和尽快融入社会。SOS儿童村除了带来了国际理念和经验外,其制度设计是要最大可能地有利于儿童成长,儿童村的妈妈们就是为了保护儿童村孩子们的一项重要制度设计。儿童村的妈妈们没有婚姻,没有子女,终其一生照顾家庭中的孩子,由儿童村负责家庭妈妈的养老。这个机构还有其他一系列的制度设计,如每个村都要建一所幼儿园,既为本村低龄孩子提供学前教育,又为周边提供优质服务,并使儿童村孩子从小融入周边。再如,为防止一般的非血亲风险,家庭中的14岁以上男孩必须到青年公寓过集体生活,并成为“铁律,周末才可以与家人生活,但必须回公寓就寝,这样同时还培育了一般单亲母亲所难以培育的“阳刚”之气。正是这一独特模式,中国SOS儿童村创造了孤儿养育机构的一系列记录,三十年来零孤儿人生伤亡事故、零刑事发案率、零吸毒、零虐待、零性侵。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SOS儿童村协会和全国性基金会还签署了合作协议,第一次将为SOS儿童村妈妈建立退出机制并为她们筹集专项创业基金。今年九月初,第一笔专项捐赠30万元已经到帐,由广东汕头爱心人士林贞标和他的挚友共同捐资建立,儿童村妈妈服务满一定时间可以有再次选择的机会,在确保在儿童村家庭稳定的同时,重新决定自己未来的生活道路,有利于妈妈们做为社会人的全面发展。

  《中国社会组织》:正常家庭的孩子在就学和生活中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SOS儿童村的孩子都是孤儿,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着更多的困难。为什么SOS儿童村能培养出这么多成绩优秀、心智健康的孩子?您认为,SOS儿童村的抚育培养经验中最突出的特点和心得是什么?

  李进国:SOS儿童村所特有的“家庭、机构、学校、社会四位一体”教育模式成果丰硕,也是高成才的“秘诀”。

  例如,一般“原生家庭”的教育资源由学校和家长两个方面提供,而SOS儿童村又多了“社会”和“机构”两个方面的资源,孩子成长的环境要素多了整整一倍。今年九月初协会联合长江商学院企业高管班共同到乌鲁木齐SOS儿童村时了解到,村里有两个中考孩子平时成绩很好,临场发挥失常,儿童村出面合理争取了应该有的加分因素,满足了录取条件,在孩子最关键的时候拉了一把,孤儿的事,全社会都关注支持,这就是后两个环境要素的重要作用。

   孙萍:孤儿抚育培养的主要重点是情感教育所达成的人格教育,给孤儿更多关爱,就能够形成健全人格,融入主流社会。而在情感教育上,SOS儿童村有说不完的故事,简直可以为全社会提供一个完美范本,我们“讲述儿童村自己的故事”全部一百篇作品,可以说就是一本情感的颂歌。

  儿童村孤儿抚育培养的主要优势是,既要适应、不怕应试教育,更要改变它,同时机构的努力和集体生活方式又最有利于素质教育。SOS儿童村有许多志愿者辅导老师,有不少高级老师甚至特级老师,他们放弃高收费辅导,来到儿童村献爱心,教学之余和孩子们交流多多,告诉他们与其他孩子的“同”与“不同”,还教给过孩子们一首“诗”:课堂就是主战场,成绩足见真功夫,应试求得大公平,素质全在点滴中。

  《中国社会组织》:作为帮助中国SOS儿童村发展和推动儿童救助保护的专业社会组织,中国SOS儿童村协会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开展了哪些好的项目?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李进国:为推动我国SOS儿童村事业顺利发展,1985年5月,经民政部批准,中国SOS儿童村协会正式成立。三十多年来,中国SOS儿童村协会认真贯彻执行国际SOS儿童村组织的宗旨,积极参加国际SOS儿童村开展的活动,为我国SOS儿童村的管理工作走上规范化的轨道做了大量工作。我们与其他社会组织有以下几点不同:一、我们是国家改革开放最直接的产物,是国际合作的“衍生物”。1984年中国沿海十四个城市一开放,就率先在、烟台两个开放城市按照国际儿童公益机构的模式建立起中国自己的SOS儿童村,并按照国际协议成立了管理这两个儿童村的委员会即协会前身。二、我们既是专业性社会组织,同时又是公益慈善组织,是国际儿童公益慈善组织的本地化,今年四月第八次会员大会一致同意申报为新型公益组织,正按这个标准努力。三、国际合作协议和协会章程都载明,协会交政府委托,对国内十个SOS儿童村实行业务领导,既是会员之家,又是承担国际协议双方联络沟通并具体承担甲方责任义务的职能部门。一句话:这个协会不一般。

  最近几年,中国SOS儿童村协会看准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潜力,看准了全社会爱心涌动的崭新现实,积极依靠社会力量发展,有一定的经验值得总结。

  例如,去年六一儿童节,中国SOS儿童村协会提出了“万家灯火”项目暨万家企业志愿关爱万名孤儿公益行动。活动通过倡导企业、单位和团体,通过在企业内刊、微博、微信等渠道传播相关图片、文字、视频等内容,鼓励和支持企业员工、客户和会员开展志愿服务活动,让有爱心的员工直接通过项目奉献点滴爱心,从而帮助SOS儿童村的孤儿以及社会困境儿童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今年6月23日,中国SOS儿童村协会发起了“万家灯火”计划“动动手指轻松捐”活动。活动发布会回顾了2016年“万家灯火”项目暨万家企业志愿关爱万名孤儿公益行动的成果,并在2017年做了延伸,出人意料建立了关注儿童村事业发展、有十多家企业或机构参与的爱心联盟,又联合爱心企业发起“动动手指轻松捐”活动,通过在“下了么”平台中开设“动动手指轻松捐”渠道,动员社会各界人士通过网络的简单点击和下载任务,每完成一定量的任务,酷眼便向中国SOS儿童村捐赠1至20元不等的金额,从而帮助中国SOS儿童村可持续发展。“动动手指轻松捐”活动启动后,爱心支持单位代表表示这样的创新筹款形式既能带动更多的爱心人士关注和支持SOS儿童村,也能为SOS儿童村的发展解决实际问题。最新情况,这个爱心项目有望进入中国公益慈善项目排行榜评选的前列。

  近年来我们在孤儿抚育培养方面的最大着力点和亮点,就是2015年10月成立了全国唯一的孤儿抚育培养专业委员会,由各村选举或推荐的两名家庭妈妈、一名教育专业干部共33人组成,全国两个培训中心的业务负责人任双主任。民政部有关司领导出席了专委会成立大会并讲话。关于专委会,我想请我们的双主任之一孙萍老师重点介绍。

  孙萍:两年来,专委会在没有经费的困难条件下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活动,组织了二百五十多人的抚育培养工作群进行日常交流,气氛健康活跃,几乎所有的家庭妈妈都自愿入群并高度关注孩子的抚养培养主题。专委会邀请各儿童村和协会秘书处推荐了43位专委会顾问,分布在抚育培养的各个领域,有大学、研究院教授,有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有作家画家音乐家戏剧家心理医师编辑,更有孩子们目前最依靠的学校老师或领导。最值得骄傲的是专委会一成立就开始着手开展了讲述儿童村自己的故事征文活动,做了大量组织工作,把抚育培养实践中大量生动鲜活事例在孩子们和妈妈们的作品中予以充分展现。今年六月,又从141篇参赛作品中精选了100篇汇集成书《美丽的脊梁》,孩子抚育培养成果将越来越多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正是这种不断创新的志愿关爱孤儿的理念和行动,使得SOS儿童村不但得到多个爱心企业的响应,还得到了各类志愿者、爱心小天使的支持。

  下一步,孤儿抚育培养专委会将进一步深入研讨孤儿抚育培养的定义、性质、基本特点和主要规律,扩大与其他孤儿扩充培养机构的交流借鉴,组织业内的论文评选,研讨开展儿童村内部职称评定的可能性等。委员会还将与部分儿童村孩子相对集中的培训机构建立密切沟通机制,共同帮助孩子成长。

  链接:讲述SOS儿童村自己的故事

  由于孤儿与众不同的特殊童年经历,教育孤儿就犹如在茫茫原野中放风筝,是一门深奥的学问。风筝如鲸,载浮载沉,妈妈的手握着那根既不能太紧又不能太松的线,而那紧紧缠在线轮上的,是妈妈的丝丝白发啊。

  ——天津SOS儿童村工作人员 高源

  村长特别注重我们的学习,给我们请了各方面的老师来教我们,教我们文化课和各种乐器,好让我们能有一技之长。助养人也常来村里为我们送爱心,就是为了让我们健健康康成长、安安心心学习。正所谓“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助养人的善举让我们由衷地感谢与敬佩。外面的许多爱心团队也常来村里慰问演出,还为我们带来礼物。虽然这些演员里大多都是小孩子,但表演得精彩极了。这都是勤学苦练的结果,只要我们像他们一样勤学苦练,我们也会成功。

  ——齐齐哈尔SOS儿童村孩子王恩爽(小学六年级)

   依旧清晰地记得,那是2007年,一个宁静且被知了声围绕的夏日清晨。那一天是我第一次以义工的身份去成都SOS儿童村,也是第一次见到后来成为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时隔8年,我对他们而言早已不再是一个义工姐姐,而他们对于我来说,也早已是亲人,是挚友了。除了这些孩子,我最感恩的,就是认识了W姐,有时我会轻轻地叫她一声“姐”。她是一个内心特别祥和、特别平静的女人,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我之所以认为她了不起,是因为她把自己最美好的20年的时间和爱都给了那些叫她妈妈的孤儿们。

  —— 成都SOS儿童村志愿者 邹思琦

  

  

  


打印
【相关报道】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版权所有、主办:中国SOS儿童村协会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