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由中国SOS儿童村协会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年薪本该60万美元的她们,却选择了这样一种人生

来源:   时间:

你第一次当宝宝

我也第一次当妈妈

      从4月21日那天开始,吴谢宇这个名字就霸占热搜话题榜居高不下,天之骄子、弑母狂魔,当大众不断追问和探究着他双面人生的同时,怎样才算得上是一个称职母亲的讨论也随之甚嚣尘上。

      借用网络热帖的话,“时下当妈标准”是越来越高——下得了菜场,上得了课堂, 做得了蛋糕,教得了奥数,改得了作文,懂得了琴棋,会得了书画……最重要的是,扛得住情绪崩溃,熬得过岁月沧桑!

   此前风靡网络的“宝妈”一日行程单


母亲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称谓,承载的也早不是单纯的柴米油盐。一个“恰如其分”的合格母亲,显然会影响一个孩子的童年,左右一个孩子的成长,波及一个孩子的一生。

美国作家克里滕登认为,母亲的工作是一种“技术性的中级管理”工作;而有名的“埃德尔曼财经服务组织”,经过缜密的计算与评估得出结论:若将母亲所做的各类型工作改为出钱聘人代劳,那么,子女一年所付的工钱高达63.5万美元。


军迷圈热议话题,60万美元能配上怎样的工作


一声“母亲”之下,多少人在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份“昂贵”的爱;一声“母亲”之下,多少曾经柔弱的身躯甘心化身“硬核老母”,因为骨肉相连,因为血浓于水,因为天性使然……

可如果没有十月怀胎的亲密呢?如果没有天生的血脉相连呢?谁会甘心于这每年价值60万美元的付出,情愿当“别人家”的硬核老母?


   不知是哪个初中假期,我们陪妈妈去买家里的日常用品、学习用具、洗漱用具……顶着烈日大街小巷各处跑,满满的几大袋。我跟在妈妈身后,看着她那瘦小的身板扭曲地背着、提着、挎着大大小小的袋子时,不知我鼻子酸了多少回。那天还有我们帮忙,平时都是她自己啊,每次出去都要买那么多东西,想到这些早已红了眼眶。

——拉萨SOS儿童村孩子曲珍心中的“卓嘎妈妈”

   曲珍的卓嘎妈妈



  照片中这个身材娇小、脸庞俊秀的女人就是曲珍的卓嘎妈妈。“卓嘎”在藏语中是“白度母”的意思,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神。卓嘎妈妈也是曲珍的女神,虽然她已41岁,虽然她的脸上已经难掩岁月的痕迹。

曲珍至今记得初次见到卓嘎妈妈时的情景,她10岁,妈妈27岁,说是“妈妈”,可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大姐姐,所以那声“妈妈”,曲珍一直叫不出       口。在卓嘎之前,曲珍还有过一个“妈妈”,照顾她多年,陡然的分离比幼年丧亲时的痛苦更让人记忆犹新。那时,曲珍曾经告诉自己,再不叫任何人妈妈,再不向任何人敞开内心——包括卓嘎。

   卓嘎成为SOS妈妈初期与孩子们的合影




   改变是在那个夜晚发生的。曲珍的衣服破了,理所当然的给了卓嘎。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在“弟弟妹妹”酣然入睡的喘息中,一向一觉到天亮的曲珍,醒了。那是曲珍永远忘不了的场景:睡眼朦胧中,暗暗的灯光下,卓嘎低着头认真的缝着她的衣服,那哪里是缝衣服啊,动作是那样的笨拙,时不时还会传来一声猛然的吸气声,应该是又扎着手了,卓嘎会吮吮手指,因为又缝错了针脚而皱眉,可手里的动作却一直不停,一直不停。

曲珍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流泪的,也不知道为何会那样的流泪,怎么擦都擦不干。她只是突然意识到,这个自己一直以来觉得理所应当照顾自己的人,这个被“弟弟妹妹”所依靠的人,其实曾经也只是一个小姑娘。可正是这个小姑娘灯光下的垂眸,让曲珍又有了叫声妈的冲动

曲珍考上了大学,现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那天开始,曲珍发现卓嘎妈妈是个“大骗子”。她其实那么怕黑,却总是在走夜路时一脸气定神闲宽慰“弟弟妹妹”和自己;她其实那么疲惫,明明前一秒站着都能打盹,后一秒却一脸精神奕奕忙东忙西;她其实那么瘦小,却总在危险时挡在我们面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大无畏……可怎么办,曲珍的眼睛和心,都已经离不开这个“骗子”了。

是哪一天开始叫妈妈的,连曲珍自己都记不清了。而这一叫,就已是十年有余。卓嘎就是她的,不,是她和另外14个弟弟妹妹的“白度母”,是她们无依人生中绽放出的格桑花。

卓嘎,2001年9月成为SOS家庭妈妈,18年间共养育15名孤儿,其中5名已经大学本科在读,曲珍就是其一。

从“傻子”到大学生的神话


       妈妈这个词是书面语,在现实生活中叫着有些拗口,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们都统一称她为老娘。老娘是北方人,有着北方人大方、直爽、大大咧咧的性格。她喜欢笑,哈哈哈的笑声绕梁三尺,老远都听得到。老娘还有些微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莫名就把她和我那胖胖的奶奶重叠了,立刻亲切感倍增。

——开封SOS儿童村孩子心中的“勤妈妈”


看着弟弟笔下的“老娘”,炎炎忍不住笑了。老娘微胖吗?自己见到她时,可不是那样的,那时的老娘那样的青春,那样的美丽。尤其是她标志性的笑声,即便现在相隔千里,他闭上眼睛依旧可以生动的回忆起来,并忍不住跟着笑出声。

比起“老娘”的称谓,炎炎更愿意叫马耐勤“勤妈妈”,不光因为妈妈的名字中带着勤字,更因为“勤妈妈”的谐音是“亲妈妈”,这是炎炎的小心思,也是他能给妈妈的最至高无上的“荣誉”。

   

左二为年轻时的S0S妈妈马耐勤

不同于大多数人印象中的亲切,炎炎对勤妈妈最记忆深刻和铭记于心的,却是她的较劲和执着。

5岁那年来到勤妈妈身边的炎炎,被很多人叫做“傻子”。怎么不“傻”呢?幼儿园中班的年纪却依旧口齿不清,甚至在医院的智商测试中都显示智商偏低,孩子有很多种,炎炎是被大多数人放弃的那一种。

幸好,勤妈妈不是大多数。那时候的她,也不过20来岁,却执拗的像头老牛。一个简单词语,别人说一遍就朗朗上口,到了炎炎这里却要一遍又一遍的纠正。5遍、10遍、50遍……在那日复一日的枯燥重复和日夜交替的耐心陪伴下,奇迹发生了。



炎炎开始有了表达的欲望

炎炎开始能说流利的话语

炎炎开始能和同学正常的交往

炎炎有了第一个朋友

炎炎的学习成绩开始一步步提升

……

炎炎考入云南一所本科院校,成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大学生




《奇迹男孩》热映时,炎炎看着电影失声痛哭,周围人诧异于他的泪如雨下,可只有炎炎自己知道,从“傻子”到大学生,有一个人用她那些年的坚持和不放弃,让自己也成了一个“奇迹”。生,从来不是一个奇迹;昂首挺胸的生而为人,才是真正的奇迹。


勤妈妈,1998年7月25日成为SOS家庭妈妈,21年间共养育26名孤儿,其中5名考入大学,其他长大离开的孩子也大多习得一技之长,得以立足社会。



刚开始,我不好意思叫“妈妈”,而弟弟姐姐都叫“妈妈”。叫出这一声“妈妈”,我已热泪盈眶,多少个夜晚我因没有妈妈而哭泣,现在我有了妈妈,我是多么高兴啊!

——开封SOS儿童村孩子小萍

感谢她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把时间和青春奉献给我们;感谢她如今给予我轻松又不乏约束的自由,支持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看外面的世界。……芸芸众生之间我们相遇,是您陪我长大,就让我陪您变老。

——成都SOS儿童村孩子小菁

如果,如果能重新开始,我不会再让她做妈妈,她累了,老了。年迈的她不再有花季的容颜,她是那么憔悴,但她在我心中永远是我的妈妈!

                                ——烟台SOS儿童村孩子娜娜

妈,儿子已经长大了,我的肩膀可以让您依靠了,我的胸膛也可以为您遮风挡雨了。……您用您仁慈、博爱、智慧、宽容、细致、温婉的心灵陪伴我们长大。未来,我们会把您给予我们的所有的爱发扬光大。

                           ——南昌SOS儿童村孩子小斌

分布全国的10所SOS儿童村,有卓嘎、勤妈妈这样的SOS妈妈138位。正是在她们的努力下,35年来,中国sos儿童村培养了2038名已离村的孩子,他们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自2012年起,居住在SOS儿童村的孩子们,连续六年高考升学率100%。(统计截至2018年年底。另本文中人物姓名已做脱敏,非真实姓名。)


真的有这样一群人,没有十月怀胎之苦,没有天生的血脉相连,却甘心于每年价值60万美元的付出,情愿当“别人家”的硬核老母。这份“母爱”情字太长,难以细量。




打印
【相关报道】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版权所有、主办:中国SOS儿童村协会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