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由中国SOS儿童村协会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爱心资助

“事实孤儿,欢迎回家”感谢青山慈善基金会伸出有力的臂膀

来源:   时间:

   2018年6月19日,首批困境儿童顺利进入中国成都SOS儿童村,已经进入家庭,和儿童村孩子一样生活和学习。这三个孩子是由当地民政部门推荐,中国SOS儿童村会同青山慈善基金会、媒体和轻松筹组织了实地考察,确认失去家庭关爱。

   

   孤儿、类孤儿(或称事实孤儿)都属于困境儿童。根据2016年中儿协的4号文件,类孤儿(事实孤儿)是指“留守儿童中因特殊困难导致监护缺失、符合SOS儿童村监护条件的适龄未成年人”。简单来说,事实孤儿(类孤儿)就是失去家庭关爱的孩子。近年来,贵州毕节两个极端事件等,使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救助越来越被全社会关注。

     中国SOS儿童村三区三州精准扶贫行动,在六一儿童节前夕四川大凉山地区正式启动。中国SOS儿童村协会携手青山慈善基金会、媒体和轻松筹的小伙伴们,深入山区,了解当地困境儿童情况,将失去父母关爱的孩子们带回儿童村,让他们重新拥有有爱的家️

   此次“三州三区”的困境孤儿扶贫活动,既是响应国家及民政部的号召,更是儿童村事业发展的内在需要。

2013年起,S0S儿童村已经停止收留抚养非孤儿了,即停止对类孤儿(事实孤儿)的收留抚养。莆田儿童村两年来克服重重困难零散收留抚养了四个。本次成都儿童村集中收留抚养了三个国家扶贫攻坚重点地区的困境儿童,在SOS儿童村发展历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国际SOS儿童村组织从来不强调收养的一定要是“孤儿”,从一开始就面向“失去家庭关爱”的孩子,中国儿童村前二十多年也一直按照这个要求,每个村或多或少都会有几个“类孤儿”。

   自从国家2010年实行孤儿保障制度,民政部2012年印发189号文件后,2013年之前所有入村的孩子都纳入了全国孤儿保障系统,其背后的逻辑强大:过去国际组织能抚养,现在,中国已经有了孤儿保障制度,更能抚养,且不让一个孩子因为中国实行了孤儿保障制度而离村。

   根据2018年5月16日通过的《中国SOS儿童村协会八届二次理事会决议》,各SOS儿童村积极投入当地扶贫攻坚的同时,“三区三州两县”等重点贫困地区所在SOS儿童村更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帮助一批抚育和监护缺失的孩子入村。随着青山慈善基金会和其他社会捐助资金的加入,协会将保证各村在收留抚养困境儿童生活费用和工作费用的供给,使儿童村优质的抚育培养资源能够真正造福于需要得到帮助的孩子。

   于无声处听惊雷,万家灯灭照夜空。对于久未招收“失去家庭关爱”的事实孤儿的中国SOS儿童村,成都村一次收养抚育了三个困境儿童,为之后的儿童村收留抚养孩子提供了新的契机与挑战。

   其实,有亲故的事实孤儿比那些真正的孤儿境况更为窘困——否则,“有娘生没爹教”怎会成为一种略带贬义的形容?在许多农村地区,爹死娘嫁人后,孩子更惨,因为娘在,抚养权和监护权都不能转移,比“父母双亡”更难。

   据多部门联合开展的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工作统计认为,全国不满16周岁、父母均外出务工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其中截至2017年8月底,约有68万多无人监护和父或母一方无监护能力的留守儿童得到一定的帮助——但几乎可以肯定地说,这68万监护缺失的孩子中最困难的,由SOS儿童村收留抚养才是最根本的帮助。

   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尽管双亲或双亲一方在世,却因各种原因难以与之相见,这些孩子家庭关爱缺失、难以健康成长这一事实必须改变。五兄弟闷死、四兄妹服毒等极端事件,也为全社会敲响了警钟。救助困境儿童,将是扶贫攻坚最后的攻坚。

   集中收留抚养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希望工程”的大眼睛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团委副书记摆脱了穷困的命运,成为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团委副书记;SOS儿童村几十年来更是抚育出无数优秀的青年才俊、窈窕淑女。

   因此,这次成都SOS儿童村的举措,不仅是响应国家“扶贫攻坚”的号召,是收养抚养的新起点,更是为孩子种下的新的希望和梦想。

   感谢青山慈善基金会率先向困境儿童伸出有力的臂膀。




打印
【相关报道】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版权所有、主办:中国SOS儿童村协会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